【改革開放40年】對外經貿跨越發展kedou 開放水平全面提升

  • 时间:
  • 浏览:38
  • 来源:性感明星福利视频_一级a做片性视频_人狗大战视频在线观看

  1978年  ,我國開啟改革開放的偉大歷程 。1980年  ,深圳、珠海、汕頭、廈門建立經濟特區  ,拉開瞭我國對外開放的序幕  ,此後  ,沿海、沿江、沿邊、內陸地區相繼開放  ,形成瞭分步驟、多層次、逐步開放的格局  。2001年  ,我國加入世界貿易組織  ,對外開放進入瞭歷史新階段  。黨的十八大以來 ,我國加快構建開放型經濟新體制 。2013年  ,提出共建“一帶一路”倡議 ,推動經濟全球化健康發展  ,同年  ,中國(上海)自由貿易試驗區成立  ,探索我國對外開放的新路徑和新模式;2015年  ,首個由中國倡議設立的多邊金融機構亞洲基礎設施投資銀行成立;2016年 ,人民幣納入特別提款權(SDR)貨幣籃子;2017年  ,首屆“一帶一路”國際高峰論壇在北京舉辦;2018年  ,中國國傢主席習近平出席博鰲亞洲論壇年會開幕式並發表主旨演講  ,宣佈瞭一系列對外開放重大舉措 。40年來  ,對外貿易實現歷史性跨越  ,區域開放佈局不斷優化  ,外商投資環境持續改善  ,對外投資合作深入推進  ,我國成功實現從封閉半封閉到全方位開放的偉大轉折 ,中國開放的大門越開越大  ,中國經濟深度融入全球經濟  。

  一、貨物貿易不斷開拓新格局 ,實現歷史性跨越

  貨物貿易既是我國開放型經濟建設的重要部分  ,又是經濟增長的強力引擎和綜合國力不斷增強的重要支撐  。改革開放40年來  ,我國緊緊抓住全球化快速發展的歷史機遇 ,推進外貿體制改革  ,加快動力轉換和結構調整  ,市場主體更加活躍  ,貨物貿易夥伴更趨多元 ,我國從貿易大國邁向貿易強國的步伐更加堅定  。

  (一)貨物貿易總量高速增長  。

  貨物進出口規模實現跨越式發展 。1978年到2017年  ,按人民幣計價 ,我國進出口總額從355億元提高到27.8萬億元  ,增長782倍  ,年均增速達18.6%  。其中  ,出口總額從168億元提高到15.3萬億元  ,增長914倍 ,年均增速為19.1%;進口總額從187億元提高到12.5萬億元  ,增長664倍  ,年均增速為18.1%  。按美元計價  ,我國進出口總額從206億美元提高到4.1萬億美元  ,增長198倍 ,年均增速達14陰陽師.5%  。其中  ,出口總額從97.5億美元提高到2.3萬億美元  ,增長231倍  ,年均增速為15%;進口總額從109億美元提高到1.8萬億美元  ,增長168倍  ,年均增速為14.1%  。黨的十八大以來  ,我國堅持深化改革、擴大開放 ,積極應對國際金融危機後續影響等一系列重大風險挑戰  ,努力適應外貿發展新常態  ,進出口形勢明顯好於世界其他主要經濟體  ,對世界貿易發展做出重要貢獻  。

  貨物貿易占世界比重大幅提升  。改革開放初期  ,我國貨物進出口占國際市場份額僅為0.8%  ,在全球貨物貿易中列第29位  。隨著貨物貿易額穩步增加  ,居世界的位次逐步提高 ,特別是加入世界貿易組織後  ,我國貨物貿易規模相繼超越英國、法國、德國和日本  。2009年起 ,我國連續9年保持貨物貿易第贅婿一大出口國和第二大進口國地位  。2013年起  ,我國超越美國成為全球貨物貿易第一大國 ,並連續三年保持這一地位  。2017年  ,我國進出口占全球份額為11.5%  ,貨物貿易重回全球第一  ,其中出口占比為12.8%  ,進口占比為10.2%;我國也是增長最快的全球主要進口市場  ,進口增速比美國、德國、日本和全球分別高出8.9、5.5、5.4和5.3個百分點  。

  (二)貨物貿易結構不斷優化  。

  貿易方式更趨合理  。改革開放初期 ,我國在大力開展一般貿易的基礎上  ,采用瞭來料加工、進料加工等貿易方式  ,極大地促進瞭對外貿易的發展  ,加工貿易占進出口總值的比重由1981年的6%逐步增長到1998年的53.4%  。此後 ,隨著我國貨物貿易結構的調整和轉型升級的推進 ,加工貿易占比開始緩慢下降  。一般貿易占比從2010年起重新超過50% 。黨的十八大以來  ,我國著眼於調結構轉方式 ,不斷培育外貿競爭新優勢  ,加工貿易占比由2012年的34.8%下降至2017年的29% ,一般貿易占比由2012年的52%上升至2017年的56.3%  。

  產品結構不斷優化  。改革開放之初 ,我國出口商品以初級產品為主  ,在20世紀80年代實現瞭向工業制成品為主的轉變  ,90年代實現瞭由輕紡產品為主向機電產品為主的轉變  ,進入21世紀以來 ,以電子和信息技術為代表的高新技術產品出口占比不斷提高  ,出口商品結構不斷優化升級  。1978年初級產品出口占53.5%  ,工業制成品出口占46.5%;到1986年  ,工業制成品出口比重開始超過初級產品  ,達到63.6%;2001年起  ,工業制成品所占比重已超過90% ,占據瞭我國出口商品的絕對主導地位;2017年  ,工業制成品和初級產品占出口比重分別為94.8%和5.2%  。1985年至2017年  ,我國機電產品出口從16.8億美元增加到1.3萬億美元  ,增長785 倍  ,年均增速達到23.2% ,占全球市場的份額升至17%以上  ,我國已經連續9年保持機電產品全球第一大出口國地位  。同期  ,高新技術產品占我國出口比重從2%左右提高到28.8%  。

  (三)貿易市場日趨多元  。

  1978年到2017年 ,我國的貿易夥伴已由40多個發展到231個國傢和地區 ,其中歐盟、美國、東盟、日本等為我國主要貿易夥伴  。自2004年起  ,歐盟和美國已連續14年位列我國第一和第二大貿易夥伴 ,2017年中歐、中美貿易額占進出口總額的比重分別為15%和14.2%  。我國與新興市場和發展中國傢的貿易持續較快增長 ,2011年起  ,東盟超越日本成為我國第三大貿易夥伴 ,在我國出口市場中的占比從2000年的7%提高到2017年的12.5% 。

  2018年是習近平總書記提出“一帶一路”倡議五周年  。五年來  ,“一帶一路”建設從理念轉化為行動  ,從願景轉化為現實 ,取得瞭豐碩成果  ,越來越多的國傢和地區從中受益  。2013-2017年  ,我國與“一帶一路”沿線國傢貨物進出口總值33.2萬億元  ,年均增長4%  ,高於同期我國貨物進出口年均增速1.4個百分點  ,成為貨物貿易發展的一個亮點 。

  二、服務貿易創新發展  ,成為對外貿易增長免費網站看v片在線新引擎

  改革開放以來 ,我國服務貿易發展迅速  ,形成瞭較為完整的服務貿易體系  ,近年來隨著服務業特別是生產性服務業發展水平提高  ,我國專業服務領域國際競爭力不斷增強  ,服務進出口平穩較快發展 ,行業結構持續優化  ,高質量發展特征逐步顯現  。自2014年起  ,我國已連續四年保持服務進出口全球第二大國地位 。

  (一)服務進出口規模持續擴大  。

  服務進出口總量迅速增長 。1982年到2017年  ,我國服務進出口總額從46.9億美元增長到6957億美元 ,增長147倍 ,年均增長15.4%  。其中  ,服務出口增長84.4倍 ,年均增長13.5%;服務進口增長230倍  ,年均增長16.8%  。2013-2017年  ,我國服務貿易累計進出口3.2萬億美元  ,年均增長7.6%  。其中出口1.1萬億美元 ,年均增長2.5%;進口2.1萬億美元 ,年均增長10.7% 。2017年 ,我國服務出口增幅達8.9% ,是黨的十八大以來出口的最高增速;出口增速比進口高5.5個百分點  ,7年來我國服務出口增速首次高於進口  。

  服務貿易國際地位大幅提升 。據世界貿易組織統計  ,1982年到2017年  ,我國服務出口世界排名由第28位上升至第5位;進口由第40位上升至黨的十八大以後的第2位  ,並連續五年保持這一地位  。2005年到2017年 ,我國服務進出口占世界的比重由3.2%上升至6.6%  ,其中出口占比由3.2%上升至4.3%  ,進口占比由3.2%上升至9.1%  。

  (二)服務貿易結構優化升級  。

  改革開放初期  ,我國服務進出口以旅行、運輸和建築等傳統服務為主  。1982年  ,三大傳統服務占比超過70%  ,其中出口占比78.3%  ,進口占比64.9% 。隨著我國服務業的較快發展和對外開放的不斷深入  ,以技術、品牌、質量和服務為核心的新興服務優勢不斷顯現  ,保險服務、金融服務、電信計算機和信息服務、知識產權使用費、個人文化和娛樂服務等發展迅速  。1982年到2017年  ,我國新興服務進出口總額增長213倍  ,年均增長16.6%  ,高於服務進出口總額年均增速1.2個百分點  ,其中出口年均增長15.9%  ,進口年均增長16.3% 。2017年  ,新興服務進出口2161億美元 ,同比增長9.3% ,高於整體增速4.2個百分點  ,占比達31.1%  ,其中出口占比47.6%  。新興服務中電信計算機和信息服務、知識產權使用費和個人文化娛樂服務同比分別增長20.1%、32.6%和21.8%  。

  三、利用外資質量效益顯著提升 ,營商環境持續改善

  積極有效利用外資是我國對外開放基本國策的重要內容 。改革開放40年來 ,我國不斷提高開放水平  ,促進投資便利化 ,改善投資環境  ,利用外資質量效益不斷提升  ,成為全球跨國投資主要目的地之一  。

  (一)利用外資規模不斷擴大 。

  改革開放初期  ,我國利用外資規模小 ,方式以對外借款為主  。1983年  ,我國實際利用外資22.6億美元  ,其中 ,對外借款10.7億美元 ,外商直接投資9.2億美元 。上世紀90年代以來  ,隨著利用外資方式的優化  ,外商直接投資成為利用外資的主體 。改革開放以來  ,我國累計使用外商直接投資超過2萬億美元 。2013-2017年 ,我國實際使用外商直接投資6580億美元 。2017年 ,我國實際使用外資1363億美元 ,規模是1983年的60倍  ,年均增長12.8%  。截至2017年底  ,實有註冊的外商投資企業近54萬傢  。2017年中國是全球第二大外資流入國 ,自1993年起利用外資規模穩居發展中國傢首位  。

  外商投資企業在擴大進出口、增加財政收入等方面發揮瞭重要作用  。2017年 ,外商投資企業進出口額12.4萬億元  ,占我國貨物進出口總額的44.8%  ,繳納稅收2.9萬億元  ,占全國稅收收入的18.7%  。

  (二)利用外資結構日趨改善  。

  產業結構持續優化  。改革開放以來 ,我國利用外資經歷瞭第二產業規模增加、比重上升  ,到第二產業和第三產業規模增加、第三產業比重上升的過程 。這與我國經濟結構由以第二產業為主  ,轉向以第三產業為主的過程相一致  。黨的十八大以來  ,利用外資質量進一步提高  ,外資更多地流向高技術產業 。2013-2017年  ,服務業累計使用外商直接投資4174億美元  ,年均增長9.6% 。2017年  ,高技術產業利用外資占總額的比重為27.4%  ,較2012年提高13.6個百分點  ,年均增長18.4%  。

  區域佈局更加合理  。我國利用外資經歷瞭由特區逐步擴大到沿海、沿江、沿邊地區  ,再向內陸推進的過程 。改革開放初期  ,我國利用外資集中在沿海地區特別是廣東省  ,許多中西部省份甚至沒有外商直接投資 。隨著開放的深入  ,外商投資企業逐步覆蓋全國所有省區市  。2017年  ,中部地區實際使用外資83億美元  ,同比增長17.1%  ,增速領跑全國;西部地區新設立外商投資企業同比增長43.2% ,市場主體活力進一步激發  。

  (三)外商投資環境持續改善  。

  外商投資管理體制逐步優化  。2014年以前  ,我國對外商投資項目全部實行核準制  。2014年《外商投資項目核準和備案管理辦法》出臺  ,外商投資項目管理由全面核準向普遍備案和有限核準轉變  ,目前96%以上的外商投資實行屬地備案  。作為指導管理外商投資項目依據的《外商投資產業指導目錄》  ,自1995年首次頒佈以來  ,已先後修訂7次  ,外商投資準入大幅放寬 ,限制性措施削減至63條 ,服務業、制造業、采礦業等領域開放水平大幅提高  。2018年 ,我國進一步修訂外商投資負面清單 ,全面落實準入前國民待遇加負面清單管理制度  。

  營商環境持續改善  。改革開放使中國成功實現瞭從高度集中的計劃經濟體制到充滿活力的社會主義市場經濟體制的歷史轉變  。黨的十八大以來  ,我國通過深化“放管服”改革 ,設立自由貿易試驗區等方式  ,理順政府和市場關系  ,推進政府職能轉變 ,不斷優化營商環境  。根據世界銀行發佈的全球營商環境報告 ,2017年  ,我國營商環境在全球排名較2013年躍升18位 。中國外商投資管理理念、管理模式和管理體制都實現瞭重大變革  ,是全球最具吸引力的投資目的地之一 。

  四、對外投資合作蓬勃發展 ,質量規模邁上新臺階

  對外投資和經濟合作是中國與世界各國經濟深度融合  ,實現互利共贏的橋梁  。改革開放以來  ,我國對外投資和經濟合作經歷瞭由小到大、由弱到強、由區域到全球的發展過程 。

  (一)規模不斷攀升 ,能力日益提高  。

  對外直接投資從無到有  ,躋身資本輸出大國行列  。改革開放初期 ,我國隻有少數國有企業走出國門  ,開辦代表處或設立企業  ,對外直接投資開始嘗試性發展  。據聯合國貿發會議統計 ,1982-2000年  ,我國累計實現對外直接投資278億美元  ,年均投資額僅14.6億美元  。2000年  ,我國提出 “走出去”戰略  ,對外直接投資進入快速發69av展時期 。2002-2017[1]年  ,我國累計實現對外直接投資1.11萬億美元  。2017年  ,我國對外直接投資額1246億美元  ,是2002年的46倍 ,年均增長29.1%  ,成為全球第三大對外投資國  。2017年末  ,我國對外直接投資存量1.48萬億美元  ,境外企業資產總額超過5萬億美元  。對外投資形式逐步優化  ,由單一的綠地投資向兼並、收購、參股等多種方式擴展  ,企業跨國並購日趨活躍  。

  對外經濟合作蓬勃發展 。我av首頁國的對外經濟合作始於上世紀70年代末  ,加入最帥快遞小哥世界貿易組織後  ,我國在外承攬業務的規模快速擴大  。2002-2017年  ,對外承包工程累計簽訂合同額1.98萬億美元 ,完成營業額1.34萬億美元  ,年均增速均超過20% 。對外承包工程企業的國際競爭力大幅提升  。“中巴經濟走廊”中能源、交通、電力等領域重大項目推進落地 ,埃塞俄比亞首個國傢工業園正式運營  ,吉佈提多哈雷多功能港口項目順利完工  ,在“一帶一路”倡議下  ,我國為沿線國傢帶來越來越多的重大項目 ,有力地促進瞭當地經濟社會發展  ,增加就業  ,改善民生 。

  國際產能合作積極推進  。國際產能合作順應開放型經濟發展的客觀規律  ,是我國與各國共建“一帶一路”的重要抓手 。中國企業在傳統基建  ,傳統勞動密集型產完美世界業  ,優勢產能富餘產業以及高端裝備制造產業等領域開展廣泛的國際產能合作 。 2015-2017年  ,我國流向裝備制造業的對外投資351億美元 ,占制造業對外投資的51.6%  。中國裝備制造在“走出去”的過程中湧現出瞭中國高鐵、中國核電等亮麗的國傢名片 。

  (二)投資結構不斷優化  。

  對外投資產業結構不斷優化  。我國對外直接投資行業分佈從初期主要集中在采礦業、制造業  ,到目前已覆蓋全部國民經濟行業門類  ,投資結構由資源獲取型向技術引領和構建全球價值鏈轉變  。2016年末  ,我國對外直接投資存量超過七成分佈在第三產業  ,主要包括租賃和商務服務  ,金融  ,信息傳輸、軟件和信息技術服務 ,交通運輸、倉儲等生產性服務業  。企業通過對外投資正在加快形成面向全球的貿易、金融、生產、服務和創新網絡  。

  (三)區域佈局日益廣泛  。

  對外投資夥伴多元  ,區域廣泛 。2016年末  ,我國對外直接投資分佈在全球190個國傢(地區)  ,占全球國傢(地區)總數的比重由2003年末的60%提升到81% 。區域分佈上 ,對亞洲投資9094億美元  ,占比67%;拉丁美洲2072億美元 ,占比15.3%;歐洲872億美元  ,占比6.4%;北美洲755億美元  ,占比5.6%;非洲399億美元  ,占比2.9%;大洋洲382億美元 ,占比2.8% 。

  “一帶一路”沿線國傢投資合作取得豐碩成果 。2015-2017年  ,我國對“一帶一路”沿線國傢投資累計超過486億美元  ,占同期對外投資累計額的比重超過10% 。在“一帶一路”沿線國傢對外承包工程新簽合同額3630億美元 ,占同期新簽合同額的50.5%;完成營業額2308億美元  ,占同期完成營業額的47.9%  。

  五、多雙邊經貿關系和區域經濟合作全面發展

  參與經濟全球化能力大幅提升  。改革開放以來 ,我國不斷發展與世界各國或地區在貿易、投資等領域的交流與合作 ,全方位融入世界經濟  。2001年加入世界貿易組織後  ,我國切實履行加入世貿組織承諾 ,堅定支持多邊貿易體制  ,積極推進貿易投資自由化便利化  ,全力支持發展中國傢融入多邊貿易體制  ,堅定反對單邊主義和保護主義 。黨的十八大以來  ,我國堅定不移奉行互利共贏的開放戰略  ,通過二十國集團、金磚國傢等機制 ,建設性參與全球經濟治理  。2015年底  ,亞洲基礎設施投資銀行宣告成立  ,查爾斯王子發視頻談患病感受這是首個由我國倡議成立的多邊金融機構 ,目前已擁有遍及全球的87個成員  ,具有全球代表性和影響力  。

  區域經濟合作不斷深化  ,自由貿易區戰略加快實施  。20世紀90年代以來  ,我國積極參與亞太經合組織、上海合作組織和亞歐會議等區域性合作 ,在推進多邊經濟合作中發揮瞭重要作用  。加快實施自由貿易區戰略  ,是我國新一輪對外開放的重要內容  。迄今為止 ,我國已簽署16個自貿協定  ,涉及24個國傢和地區 ,遍及亞洲、拉美、大洋洲、歐洲等  ,已簽署的自貿協定中  ,零關稅覆蓋的產品范圍超過90%  。2017年 ,我國與自貿區夥伴的貿易額(不含港澳臺)占貨物貿易總額的25.8%  。我國還在推進多個自貿協定談判 ,2012年啟動的《區域全面經濟夥伴關系協定》(RCEP)談判  ,是目前亞洲正在建設的規模最大的自由貿易區  ,涵蓋全球一半以上人口  ,經濟和貿易規模占全球的30%  。

  新時代開放再出發的號角已經吹響  。面向未來 ,我們將在以習近平同志為核心的黨中央堅強領導下  ,堅持走開放融通、互利共贏之路  ,推動貿易和投資自由化便利化 ,維護多邊貿易體制  ,發展更高層次的開放型經濟 ,推動形成全面開放新格局  ,推動經濟全球化朝著更加開放、包容、普惠、平衡、共贏的方向發展  ,開創新時代對外開放的新紀元  。